所在位置:首页 > 要闻关注 > 正文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解读

发布时间:2019-10-14 15:49:19 来源:廉韵津沽网站

2019年9月4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正式公布,这也是时隔3年后,党内问责条例的一次大修。对比此前2016年7月版本,此次修订的《条例》修改12条,新增14条,全文从原来的13条增加到27条,进一步健全完善了问责的原则、内容、程序和方式等,并对不予免予问责、从轻减轻问责、从重加重问责等情况进行明确。

第一条,强调了立规目的。即,“为了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

第二条,明确了指导思想和基本要求。主要改动是明确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强调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督促各级党组织、党的领导干部负责守责尽责,践行忠诚干净担当。

第三条,完善了问责的六条原则。在坚持“依规依纪、实事求是”;“失责必问、问责必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原则的同时,新增了三条原则。其中,新增的“权责一致、错责相当”、“集体决定、分清责任”原则,目的在于坚持问题导向,解决问责泛化简单化等问题。新增的“严管和厚爱相结合、激励和约束并重”,意义在于既强化责任担当,又注意保护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第四条,明确了开展问责工作的3类主体的职责。此条修改,针对的是之前在问责工作中存在的实施主体单一化的现象,根据对各地问责数据抽样调查结果,一些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习惯性地认为问责就是纪委(纪检组)的事,党委(党组)以及组织、宣传、统战、政法委等党的工作机关问责相对较少,这种情况越到基层越普遍。例如,2017年华东某市纪委共问责市管干部59人,市委未直接作出过问责决定,市委各工作机关中仅有市委组织部问责2人,而且都是市纪委调查后移送组织部处理。为此,本条对开展问责工作的3类主体的职责规定得更加明确具体,其中:

1、党委(党组)应当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加强对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问责工作的领导;

2、纪委应当履行监督专责,协助同级党委开展问责工作;

3、党的工作机关应当依据职能履行监督职责,实施本机关本系统本领域的问责工作。

第五条,明确了问责的对象。即:各级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重点是班子成员。

第六条,划分了问责的全面领导责任、主要领导责任和重要领导责任。呼应“权责一致、错责相当”、“集体决定、分清责任”的问责原则,并明确要求“不得向下级党组织和干部推卸责任”。

第七条,丰富了问责的情形。新修订的《条例》落实党中央新要求,吸收实践新经验,进一步丰富细化问责情形,提出更高更严的标准,将原有的6大类问责情形修改为11大类,问责情形涵盖了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和党的事业各个方面,责任更加明确:

一是在第(一)款中,根据形势任务和实践发展,对党的领导弱化、应当予以问责的情形进行了修改完善,列入了“四个意识”不强、“两个维护”不力等内容。

二是贯彻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将2016年《条例》中党的建设缺失情形进行拓展,对维护党的纪律不力等情形进行细化,通过第(二)至第(八)款作出了明确,具体为党的政治建设抓得不实、党的思想建设缺失、党的组织建设薄弱、党的作风建设松懈、党的纪律建设抓得不严以及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坚决不扎实等问责情形。

三是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要求,增加了第(九)、第(十)款,即履行管理监督职责不力,职责范围内发生重特大事故、事件,以及在教育医疗、生态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扶贫脱贫、社会保障等涉及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上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假作为等问责情形。

第八条,修改完善了对党组织和党员干部问责的7种方式。其中,对党组织的问责方式包括检查、通报、改组3种;对党员领导干部的问责方式包括通报、诫勉、组织调整或组织处理、纪律处分4种。

第九条至第十五条,对问责程序进行了全面规范,为开展问责工作提供了“操作指南”。这也是新修订《条例》增加条数和内容最多的部分,目的是着眼规范问责、精准问责,把问责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归纳起来,实施问责要走六步程序:

一是启动问责调查程序。《条例》第九条规定:要启动问责调查,须得“经有管理权限的党委(党组)、纪委、党的工作机关负责人审批”方可。其中,纪委、党委的工作机关对同级党委直接领导的党组织及其主要负责人启动问责调查,应当报同级党委主要负责人批准。上级党组织也可以责令有管理权限的党组织启动问责调查,或者直接启动调查、指定其他党组织调查。

二是成立调查组,查明问题。党的问责工作是严肃的,容不得半点马虎,既要严格问责,也要慎重问责。因此《条例》第十条要求,要成立调查组,防止问责不力或者问责泛化、简单化。

三是查明问题后,撰写事实材料。要求调查组应当与调查对象见面,听取其陈述和申辩,并记录在案;对合理意见,应当予以采纳。调查对象应当在事实材料上签署意见。

四是形成调查报告。调查工作结束后,调查组应当集体讨论,形成调查报告,列明调查对象基本情况、调查依据、调查过程、问责事实、调查对象的态度、认识及其申辩,处理意见以及依据,由调查组组长以及有关人员签名后,履行审批手续。本条也呼应二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对滥用问责,或者在问责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的,要严肃追究责任。

五是做出问责决定。《条例》第十二条规定,问责决定应当由有管理权限的党组织作出。

六是督促执行。问责不是摆设,要落到实处,才能真正起到“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遍”的效果。因此,新《条例》第十三条规定,“问责决定作出后,应当及时向被问责党组织、被问责领导干部及其所在的党组织宣布并督促执行”。有关问责情况还要及时向纪委和组织部门通报,并归入档案。

以上六步问责程序,既不能少、也不能乱了次序。这些规定,强化了上级党组织对问责工作的领导和监督,有利于做到严肃问责、规范问责、精准问责、慎重问责,真正起到问责一个、警醒一片的作用。

第十六条,强调实行终身问责,修改之处是在“不论其责任人是否调离转岗、提拔或者退休”后加了个 “等”字。

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规定了不予问责或者从轻减轻的情形。《条例》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三个区分开来”的要求,区分不同情况,作出不同规定:对于在推进改革中因缺乏经验、先行先试出现的失误,尚无明确限制的探索性试验中的失误,为推动发展的无意过失等情形,可以不予问责或者免予问责;对于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有效挽回损失或者消除不良影响等情形,可以从轻或者减轻问责;

第十九条,明确了从重或加重的情形。规定对党中央、上级党组织三令五申的指示要求不执行或者执行不力等情形,应当从重或者加重问责。

第二十条和二十一条,建立了对不当问责的纠正机制。

一是明确了问责对象申诉的权利及程序。《条例》第二十条规定,问责对象对问责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问责决定之日起1个月内,向作出问责决定的党组织提出书面申诉。作出问责决定的党组织接到书面申诉后,应当在1个月内作出申诉处理决定,并以书面形式告知提出申诉的党组织、领导干部及其所在党组织。

二是对不应当问责、不精准问责的,及时予以纠正。

三是对滥用问责,或者在问责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的,要严肃追责。

第二十二条,树立了鲜明的干事导向,规定要正确对待被问责干部:“对影响期满、表现好的干部,符合条件的,按照干部选拔任用有关规定正常使用”。这说明,问责只是手段,促使党员干部担当尽责才是目的,对于党的领导干部来说,即便“一朝被问责”,也并不意味着“终身入冷宫”。

第二十五条,规定“中央军事委员会可以根据本条例制定相关规定”,删去了老《条例》中“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中央各部委,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党组(党委),可以根据本条例制定实施办法”的表述。

第二十七条,规定本《条例》自2019年9月1日起实施。2016年印发的《条例》同时废止。

分享到: